第二天一早,傅明是在早餐的香气中醒来的,好像闻到了小笼包的味道?

    他动动自己脚,疼痛减轻了大半,掀开被子下床,慢慢走到卧室门口,男人背对着他,正在往碗里盛着什么!

    傅甫良一转身就看见男孩扒着门,两只大眼睛警戒得盯着自己,暗暗好笑,放下勺子打横抱起他走进浴室,稳稳放在凳子上,拧干毛巾准备给他洗脸。

    傅明一眼瞥见原本只属于自己的空间竟然摆放了男人的剃须刀牙刷等用具,“傅明,”男人没有回答他,蹲下身拉着男孩纤细的手指,笑着问道,“我今天做了小笼包,还熬了银耳粥,一会儿你尝尝好不好吃?”

    傅甫良一说,傅明真觉得饿了,男孩咽了咽口水,不说话了。

    坐在餐桌前,傅甫良夹了一个包子放自己碗里,吹吹,送到他嘴边。

    傅明头一偏,嗔了他一眼,嘀咕道:“我自己会吃,我手又没事。”

    也许是太饿了,他一口气连着吃了四个,还喝了满满一碗银耳粥,胃好久没有这么满足过了,傅甫良把洗好的西瓜从厨房端出来,用牙签扎了一块喂他。

    “我下周就要回去一趟,有个会议必须参加,大概两天就回来了。”傅甫良望着他说道。

    “哦。”

    他有些不满他的不在意,于是欺身上来,那他先把这两天的份儿给榨出来..........

    第二天一早,傅明是在早餐的香气中醒来的,好像闻到了小笼包的味道?

    他动动自己脚,疼痛减轻了大半,掀开被子下床,慢慢走到卧室门口,男人背对着他,正在往碗里盛着什么!

    傅甫良一转身就看见男孩扒着门,两只大眼睛警戒得盯着自己,暗暗好笑,放下勺子打横抱起他走进浴室,稳稳放在凳子上,拧干毛巾准备给他洗脸。

    傅明一眼瞥见原本只属于自己的空间竟然摆放了男人的剃须刀牙刷等用具,“傅明,”男人没有回答他,蹲下身拉着男孩纤细的手指,笑着问道,“我今天做了小笼包,还熬了银耳粥,一会儿你尝尝好不好吃?”

    傅甫良一说,傅明真觉得饿了,男孩咽了咽口水,不说话了。